http://zhuluguhai.blog.cnstock.com/index.html

个人资料

上证快讯

博客精选

日历

信息

杨吉:科技企业CEO传承比技术研发更难 
2018-10-9 8:05:00

  一旦决定更换CEO,无论从“内部选拔”还是“招聘空降”,根本点是如何保证注入的新鲜血液不与原本运转良好的机体产生排斥。这意味着继任者一方面要尽快保持内部稳定、平稳过渡,另一方面要尽快分析新形势,制定出有效的战略与对策。

  马云“即将退休”的报道,引起了业内和媒体圈的热议。于是,当事人走到了台前,对公众的猜测、质疑和某些误解作出回应。马云在一封名为《教师节快乐!》的公开信中宣布,将于明年这天卸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班子交接进入倒计时。退休后,除了象征性、过渡性质地担任一年董事会成员外,他会把更多精力放在他所热爱的教育事业上。同时,马云表示交棒给集团现任CEO张勇是他“现在最应该做的最正确决定”。选择在巅峰时急流勇退、不受权瘾羁绊,很不容易,我们理应本着善意给予尊重和祝福。但就此认为从“风清扬”转入由“逍遥子”(两个分别是马、张两人的“花名”)领导的“后马云时代”,为中国企业写了本传承“教科书”,则未免言之过早。

  稍早些时候,库克在总部新址“苹果公园”(Apple Park)举行了年度新品发布会。这个有着“外星飞船”外观、设计前卫、细节精致、拥有世界一流设施和采用太阳能发电的巨型建筑,是乔布斯生前花费300多亿美元投资建成的。在现场,当库克展示新一代苹果iPhone XS时,超大屏幕、双卡、双待,还有一如既往的“肾机”高价,构成了公众争相讨论的焦点和槽点。2007年,第一代iPhone问世,宣告了“功能机”时代的结束和引领“智能手机”趋势的到来。事实上,它重新定义了手机。随后几年,iPhone系列手机不断推陈出新,到iPhone4时,苹果基本确立了在移动通讯市场王者的地位。转眼十余年过去,苹果显然在推出一款能让消费者“WOW”的产品上放慢了脚步。如果说,库克是能让乔布斯安心的继任者,那到底是放心他的守业有能,还是期待他的拓土有功呢?IT圈内有句玩笑话说,世上难事有三,把别人的钱放在自己兜里,把自己的理念装进别人脑里,设计的新iPhone手机让人满意。辛苦如库克者,一人得做这三件事。

  以开创新纪元,将公司带往另一高度或临危受命率领企业成功转型而论,科技、互联网企业在接班人问题上的成功案例并不多。以业界公认的当今中美两国巨头平台公司为例,美国方面“FAANG”(分别是脸书、亚马逊、苹果、网飞、谷歌公司名的第一个英文字母),除了苹果,包括谷歌在内,即便顺利完成“成人看护期”,作为“监护人”的公司前CEO和总裁埃里克·施密特将管理职权交还给谢尔盖·布林,余下四家公司掌门者均为创始人。而谷歌方面,倘若参照中国古代的形象说法,更像是少主成人、“相国”还政于君。在中国,BAT(百度、阿里、腾讯)和TMD(今日头条、美团、滴滴出行)六大互联网公司,真正面对管理传承的,也就阿里巴巴,至于数年后新领导团队表现如何,“合伙人制度”与公司治理体系是否仍行之有效,还有很长一段考察期。

  从已发生的、且已持续相当长一段时期的知名科技公司接班实例来看,想想微软、Twitter、雅虎、惠普,并请分别记住以下名字:萨蒂亚·纳德拉、杰克·多萝西、玛丽莎·梅耶尔、安东尼奥·内里。也许,尚能为世人津津乐道的就是两个“I”了——IBM和Intel,在历史上,这两家公司分别催生过两位优秀CEO郭士纳和安迪·格鲁夫。这两位在任内带领各自的企业迈向卓越,一个实现漂亮转型,一个奠定今天英特尔的格局,两人的著作《谁说大象不能跳舞》和《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也成了企管类必读书。不过,在这之后,两家公司CEO人选频繁更替,一路下来,颇有些“凤头猪肚狗尾”之叹。

  《哈佛商业评论》曾刊文讨论公司CEO与商业模式打造的话题。《CEO在商业模式创新中的角色》一文认为,公司要永续经营,商业模式就不能一成不变;但要推进商业模式再造,则必须平衡“守成”“除旧”和“布新”三股力量。因此,一个有远见的CEO需做到三件事:持续发展现有的事业;终止正在衰退的产品线和业务部门;开创符合未来趋势的新事业。很可惜,很多公司通常会有“路径依赖”,喜欢过多专注于既有的商业模式,一边倒地把资源放在“守成”上。套用克莱顿·克里斯坦森在《创新者的窘境》中的观点,管理良好的企业会遭遇失败,原因恰是让这些企业取得成功的管理模式阻碍了公司的颠覆性创新。而不可避免出现的新技术最终使公司传统业务遭到淘汰。

  科技类企业,在技术研发、产品创新上,引领是良策,紧跟是对策,迎合是下策。所以一旦出现权力接棒,其困扰与风险在于,增速异常迅猛,加之创办者多数都是出类拔萃的有为之士,所以常常产生其他行业不曾面临的继任难题。沃顿商学院运营学与信息管理教授卡提克·霍桑纳格说,那些具有非凡创造力、个人魅力超群、喜欢在技术世界里遨游并对技术行业具有深刻领悟的领导者能让年轻的创业公司繁荣发展。但随着增长及规模扩大,企业需要具备丰富技能的高级管理人员,包括具备在极为严密的管理系统中授权和经营的能力。“公司的快速增长可以掩盖明星领导者管理上的弱点”,但随着公司的日臻成熟,一些管理上的问题就会充分暴露。

  一旦决定更换CEO,无论从“内部选拔”还是“招聘空降”,根本点是如何保证注入的新鲜血液不与原本运转良好的机体产生排斥。这就意味继任者一方面要尽快保持内部稳定、平稳过渡,另一方面要尽快分析新形势,制定出有效的战略与对策。科技企业的CEO继任者,不仅要了解所面临的挑战和责任,也得清楚自身的优势和短板,尽快找到新的方向和做法。这就意味着传承和转变。

  在硅谷已纷纷亮出“接班人”方案与成效之际,不妨看看我国科技企业会交出怎样的答卷。

  (作者系浙江传媒学院副教授,知名互联网观察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