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zhuluguhai.blog.cnstock.com/index.html

个人资料

上证快讯

博客精选

日历

信息

盘和林:内循环关键在于提高内需
2020-9-30 10:31:00
     日前,“十四五”规划编制是我国经济社会的一件大事,正在紧锣密鼓进行着,这事关未来五年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大计。

  “十四五”时期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之后,乘势而上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的第一个五年,我国将进入新发展阶段。对于新的发展阶段,重点有几个方面,以辩证思维看待新发展阶段的新机遇新挑战、以畅通国民经济循环为主构建新发展格局、以科技创新催生新发展动能、以深化改革激发新发展活力、以高水平对外开放打造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以共建共治共享拓展社会发展新局面。我们能够看到,这六个大的方面正是当下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最需要我们思考的问题。

  宏观经济主线确定,双循环格局成发展要点

  双循环的提法是对于当前阶段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指示,虽然在双循环的表述中我们认为外循环依旧重要,但不能否认的是,当前的外部环境以不同与往日,相比机会,更多的充满了挑战。首先是逆全球化开始出现,比较典型的有英国脱欧,特朗普退群,以及保护主义、单边主义甚至是民粹主义的抬头,这极大程度上影响了全球经贸体系的开放性,而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新冠疫情的冲击还让很多国家开始将国内矛盾转移至他国身上,以邻为壑开始成为常态。这对于我国深化改革开放,更深入融入全球经济大循环的发展路径形成了阻碍。其次,国际安全关系发生较大转变,经济问题最终会引发政治问题以及战争问题,不过,在当前国际安全体系下,发生大规模战争的可能性不大,更多的是政治问题,我们看到中美关系越来越微妙复杂,全球主要大国之间的友好、敌对关系开始发生变化,欧洲和美国矛盾显现,我国与俄罗斯关系持续加深,与印度逐渐恶化,新的国际局势需要全新的大国关系,而也只有处理好大国之间的关系才能全力投入,推动经济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在如此的外部环境下,我国依旧在今年的1-8月,实际使用外资6197.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6%。但很显然,过去那样靠外资外贸拉动经济已经不适应今天经济的发展,并且过高的依赖还将对整体经济造成较大的波动。不过幸运的是,当前我国外贸依存度稳定保持在30%左右的水平,属于可控范围内。这里引出一个新的问题,即是否内循环便可继续让中国经济腾飞?笔者看来,腾飞不免有些夸大其词,但内循环一定会对我国经济发展提供更持续,更可靠的动力。

  强大内循环,基础在内需

  概念上来讲,内循环是要用打通国内生产、交易、分配、消费等活动的链条,实现经济规模的不断增长、经济质量的不断提升,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需不断完善法律体制方面的不足,进一步激活市场活力,进一步激发民众消费热情。

  实际行动上来讲,内循环的关键还是在于提高内需。我们从十年前就开始提内需这个词,但直到今天,我们依然是世界上高储蓄国家的代表,与之相伴的是高出口,这就相当于我们借钱给外国人来享受我们的产品,虽然看似我们得到了收益,并保持了快速的经济增长,但于国内民众而言,生活水平的上涨并没有与之匹配,甚至大部分人群还保持在较低的一个水平。

  对于提高内需学界业界都提出了各种各样的措施,笔者看来,消费的提升最终还是要落脚于人,因此人口是提高内需的基础,对于人口,一方面我们是要鼓励生育,另一方面是要鼓励人口流动。现实证明,前者的作用并不明显,二胎政策放开,以及可以预见的未来生育政策的全面放开,但新生人口还是没有出现明显的上涨,数据显示,继2018年出生人口下降200万后,2019年出生人口再下降58万至1465万。相比较之下,利用人口流动,打破城乡二元结构对居民消费提升的限制是更合理的办法。由于城乡保障体系的差异,广大农村人口的消费活力难以释放,在户籍制度制约下,很多人陷入赚钱、存钱、回家的发展模式,并不能很好的将高收入转化为高消费。除此之外,人口流动的另一层含义是大型城市和中小城市的差异,城市与城市的不同涉及到各项资源的不同,从而造成消费的不同,鼓励人口流动的意义在于让消费选择逐渐趋向公平,让消费观念逐渐走向融合。

  当然,内需是一个全局性的问题,人口流动、消费提升也要有相应的基础设施作为支撑。户籍制度的形成有它历史性的原因,但其中一个便是城市的承载力不够,承载力包括硬件的承载能力,也包括软件的承载能力,硬件自然是基础设施建设,公路、道桥、轨道、住房等等,软件则包括政府治理体系、社会保障体系等等。前者从目前来看,城市对于基础设施的建设还是值得肯定的,不过随着未来人口更规模的流动,我们对城市软硬件承载力的要求也水涨船高。至于后者,近年来党中央不断强调治理体系、保障体系的重要便是进行软件上的革新。

  具体到行业层面,每当释放内需的时候,我们总会担心房地产行业再度火爆,笔者认为,人口流动、消费释放一定伴随着金融的放松,相应的房地产市场也会有较大可能迎来再一波的上涨,但出现暴涨50%这样的现象可能性不大,一方面当前大多数城市房价已经处于一个较高的价位,相较于当前居民收入而言,不具有大幅上涨的空间,即使是未来人口流动提升住房需求,也只会让房屋交易市场流动性增强,对价格的影响有限;另一方面,“十四五”规划中的关注重点会集中在更加具有战略意义的新兴科技以及新基建,而房地产价格上涨的虹吸效应明显对前者的发展有一定的阻碍作用,因此政策方面,房产市场较大可能维持现状。

  金融方面同样,疫情后全球经济必将迎来新一轮的下行周期,因此,央行也会适当考虑放松市场流动性,但我们并不会像欧美,特别是美国那样直接搞财政货币化,靠印钱来缓解问题,更多是创造票据贴现工具,进行宏微观结合的流动性调整。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国的政策实际上是有很大发挥空间的。不过,针对老大难的中小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我想可能需要靠更加开放的市场来解决,特别是在我们逐渐开放金融市场的过程中,我们一方面要继续保证国有大型银行的优势地位,另一方面则要鼓励金融行业私营的探索,这样才能有效的抵御外来金融机构进入后对国内市场可能造成的影响。

  可喜的是,5G、自动驾驶等数字经济领域以及前沿科技领域的融资与日俱增。据央视财经报道,今年以来,自动驾驶行业逆势而上,发生多起大额融资事件。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国内外自动驾驶企业融资总金额超过35亿美元,同比增长34.1%。天眼查APP数据显示,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我国有融资信息的自动驾驶相关企业超过70家,融资金额高达数百亿元。

  还值得一提的是,科技让金融更普惠,中国的金融科技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尤其是上海,据英国权威智库发布全球金融中心最新指数显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排名再升一位,仅次于纽约和伦敦,首次跻身全球前三。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目前有近12万家企业名称或经营范围同时包含“金融”和“科技”,且状态为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金融科技相关企业,近6成注册于上海。

  抓好新基建,发挥投资乘数效应

  基础建设的另一个话题是新基建,新基建并不是什么高大上的东西,它与传统基础设施建设一样,都是在经济发展中发挥基础作用的一类设施,但新基建同传统基建存在一个较大的差别,即两者投资拉动的行业有着明显的不同,传统基建行业拉动的更多在于建材市场,像水泥、钢铁等行业,而新基建则是全方位的拉动新兴产业。像当前非常热门的人工智能行业,其发展带动的将是产学研一条线的成长,天眼查数据显示上半年中国新增人工智能相关企业14万家,在如此规模的企业入局后,我国的人工智能行业竞争必将加剧,政策的引领效果将会进一步被放大。除此之外,5G基站建设、新能源汽车充电桩、大数据中心等也将非常有效的带动起整个数字产业,形成一种典型的以产养产,产研共进的模式。

  围绕着新基建,我们可以继续巩固在数字领域的全球领先地位。随着5G网络建设,高速度、大连接、低时延将再次刷新人们对于网络的使用体验,而与之相伴的是更多新模式、新业态将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像无人经济、直播经济等现在的发展就异常火爆,天眼查数据显示二季度新增无人经济相关企业超过5600家、今年新增直播相关企业近6千家,同比增长251%。

  除此之外,在5G应用场景落地方面,无人驾驶也在快马加鞭,天眼查数据显示我国自动驾驶相关企业融资达数百亿元,这对于5G的普及和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同汽车相关的还有充电桩建设,充电桩的普及是电车普及的基础,幸运的是,在电池能源的研发上,我们也有一批比亚迪这样的企业,我们虽然没有抓住上一波的汽车革命,在汽车技术工艺方面有着较大的落后,但可以以电车为契机,利用后发优势,做到汽车工业上的追赶。

  脚踏实地,深耕科技,中国经济未来可期

  内循环的关键是提高内需,但实现手段或许更多还是靠科技,未来5年,乃至更长时间,我国的发展会更加的注重科技的力量,过去的改革进程中,我们最大的教训就是,以市场换技术、以市场换经验,但换到最后我们发现,我们学到的只是技术的表面,核心科技上我们还与发达国家有着较大的距离。放弃在技术领域深耕,走发展的捷径终究是行不通的,今天我们在很多领域被外国卡脖子,主要原因便是缺乏核心技术,同时,我们还缺乏探索技术的企业家,缺乏探索技术的激励土壤。

  如果说新基建的问题会集中在资金方面,那么科技的问题就更加复杂了,科技是人才、资金、政策三者结合的产物,信奉自由市场的观点一定是支持贸工技发展路线的,但他们忽略了国际间的竞争,如果国际间是一个大家庭的关系,我国深耕轻工业,拿衬衫换飞机是行得通的,但当前的国际形势是国与国之间是竞争的关系,是不平等的关系,如果没有核心科技,那么自身就必然处于产业价值链的底层,就要受到他国的限制和剥削。

  面对这样的情况,我们的科技发展要走相互合作的路线,但要时刻做好自给自足的准备,新冠疫情加速了国际局势的转变速度,国际间各种斗争将在未来变得更加复杂,但这同时也使我国在科技上进行追赶有了一个机遇期。应当注意到,我国在新一轮的科技发展中是具有优势的,强调内循环将进一步将国内市场的活力释放,利用现有的市场优势、产业链优势,我们有更广阔的技术应用空间,有更多价值落地的选择。

  当然,技术的突破是个痛苦的过程,他需要我们从教育、激励等很多方面去着手行动,但这也可以充分利用我们的制度优势,之前我们讲集中力量办大事,现在我们是集中人才攻难关。需要提醒的是,针对那些对我们经济发展有着深刻影响的重要项目,国家政策支持,国企发力攻关是必要的的,但我们更应注意到民营企业的力量。

  回首改革开放四十年,不可否认的是,每一次经济腾飞民营经济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在与国营、外资的竞争中民营经济在非常艰难的情况下依旧出现了像华为、腾讯、阿里等优秀的企业,我们常讲的“五六七八九”,便是民营发展的成绩。未来,数字信息化的发展将带动更多的民营经济发展,他在赋能大型企业的同时,也开始逐渐让一些产业碎片化、分散化,这个过程将重新打破现有的产业格局,我们会在很多产业上发现更加类似于完全竞争的市场,大幅提升社会整体福利水平。

  实际上,我国相关企业的创新能力也在不断提高。仅仅以无人驾驶为例,据天眼查专业版专利数据显示,据不完全统计,我国共有超过1.2万件与“自动驾驶”或“无人驾驶”相关的专利,其中于2019年新申请的专利超过3千余件。

  我们目前依旧处在重要的战略机遇期。良好的顶层设计下,任务逐层下达,改革逐级推开,以“国内大循环为主、国内国际双循环”为主线,充分利用人口流动带来的内需增长效应,充分发挥数字科技产生的产业赋能作用,同时在教育、研发、创新领域不断深耕,未来一个更加开放的大国可期,中国未来经济在技术创新驱动下也是可以期待的。

  (本文作者介绍:现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产业升级与区域金融湖北省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著名财经作家、著名财经评论员。《5G新产业》《5G大数据》《宅经济》《新基建》作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