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zhuluguhai.blog.cnstock.com/index.html

个人资料

上证快讯

博客精选

日历

信息

周天勇:个体私营经济是稳定就业和稳定社会的关键 
2021-1-25 9:17:00
    2021年需要就业的大学生规模空前巨大,估计在1100万人左右。2020年大学生毕业909万人,上年因疫情开发性工作岗位等不稳定因素需要转移就业的大学生可能有100到150万人;留学回国规模在60万人以上,并且因疫情留学生滞留国内,或拟出国留学也因疫情等待出国的至少也有30万人左右,其中一些也转变意愿开始加入就业大军。

  全球产业链阻断恢复预期不稳定,制造业和服务业可能二次下行或者低迷,经济恢复性就业反弹能力可能较弱,并且由于经济社会活动的线上化,加上制造和服务智能化,会持续替代劳动力,结果可能年失去500万个左右的就业机会。

  今年一季度最严重时破产停业的企业数量达56万家,全年至少在100万家以上。2021年,企业因疫情反复和债务违约等原因,破产重整和歇业停产的数量会增加。原因在于英国和南非等地出现的变异新冠病毒,其传播速度较之前快70%,并向全球扩散,使已经研发的疫苗有效性下降,这给全球产业链弥合、贸易投资流动恢复和经济复苏蒙上了阴影,中国也会受到影响。

  中国目前农村目前错过城市化人口规模在2.5亿人左右,劳动力外出务工的动能越来越弱。人口城市化有其生命周期的最佳窗口期,农村外出务工人口由于户籍制度、子女教育、房价房租太高、土地粘性等原因没能市民化,青出老回,目前已经淤积了45岁—65岁2.5亿人以上的错过城市化人口。农村年轻人口数量也在收缩,中老年人口却日益增多,使得在农民工工资为城镇职工工资50%这样大城乡收入压力差的情况下,近年来农村劳动力向城市转移的能力却大大下降。从城镇吸收农村劳动力进城务工的需求看力量越来越小,向外挤出农村务工劳动力的力量却越来越大,近年挤出规模在300万人左右。

  除非城市建设区域区划性扩大本地外出务工人员计入了向城镇的外出务工人员,否则实际城镇向外挤出务工人员的数量会越来越大。

  经济社会活动的网络线上化、智能制造进展和一些产业转移,相对或者绝对减少制造就业和实体店工作岗位,形成向农村挤出务工劳动力的力量;不论特大和大中小城市,甚至县城,城市建设和管理追求宽街道、超高楼、封闭社区、整治市容、商业为交通让道,高楼居住、购物快递送、饮食订外卖生活方式的变化,使沿墙店铺、街巷商业、农贸早市、杂货服装建材市场、沿街地摊、社区餐饮休闲等微商业服务生态系统不同程度受损,也影响了城镇对农村外出务工劳动力的吸纳能力。

  农村内部种植业因收益相对越来越低和机械化,涵养和吸收农民从业的能力越来越弱,大量地淤积并需要挤出的劳动力至少在15000万人。如果农业劳动力种粮食100亩获得外出务工年40000元左右一样的收入,则中国从事粮食种植的劳动力有15000万人就可以了。除去在农村从事非粮食种植和二三产业的就业劳动力,农村总就业33224万人中,至少淤积和过剩了45%的劳动力。

  个体私营经济稳就业稳社会。从就业的所有制结构看,由于国有和集体企业的体制成本大,资本有机构成不断提高,在继续减少就业;防范社会风险的关键在于依靠个体私营经济稳住和扩大就业。2019年从总量上看,城镇国有和集体企业就业人数分别只有767万人和207万人,分别只占城镇总就业44247万人的1.73%和0.47%;而城镇个体和私营企业就业人员分别为14567万人和11692万人,占到总就业的32.92%和26.42%,两项占59.34%。从增量上看,2019年城镇总就业增加828万人,其中城镇国有企业和集体企业分别减少就业334万人和53万人,而个体和私营企业就业分别增加了1252万人和615万人。数据说明,个体私营经济稳就业是稳社会的关键。

  因此,坚持两个毫不动摇,发展个体私营经济毫不动摇,要求各级地方政府领导从观念上高度重视,舆论上正确引导,体制上深化改革,营商环境上进一步优化,政策上出更多的实招,促进中小微个体商户和私营企业发展。

  (本文作者介绍:东北财经大学国民经济工程实验室主任) 

发表评论: